今日是: 歡迎光臨青島科技大學新聞網

|當前位置: 本站首頁 >> 科大人物 >> 正文

記我的大學老師鄭光華

作者:李希科  來源:校報  編輯:韓玉花   點擊:[] 日期:2020年11月18日

2020年國慶節,正值美麗的海濱城市青島的金秋,嶗山的綠水青山與藍天相映出青島每年最秀美的時節,空氣褪去了夏日的燥熱,微風下給人送去涼爽的愜意。

對我們原山東化工學院儀表801班的同學來講,這個愜意的金秋時節,多了一層涵義,我們班全體同學,在40年前,1980年,同樣是青島的這個季節,告別了家鄉和父母,匯聚到了當時的山東化工學院,成為了77年恢復高考後的第四屆走進大學殿堂的大學生,説起殿堂,現在的年輕人通常説走進大學校園,我們那時候,叫做走進大學的殿堂,因為那時候高考入學率只有6%左右。後來在和80後尤其是90後們聊天的時候,吹牛的本錢之一,就是我們那時候的大學錄取率了。

又是這個不尋常的金秋,在母校70週年校慶的時節,我們儀表801班“相識40年”聚會之際,我們再次回到了青島,回到了母校。青島變了,母校變了,我們徜徉在四方校區的校園,努力辨認着當年的宿舍、教室、食堂……尋覓40年前的點滴痕跡。

回母校如同回家,重要時刻之一就是與當年的老師歡聚。師生相見分外開心,生出許多感慨、激動和回憶。在師生座談會上,每一位老師都心情激動,大家愉快地暢談,同學們如同回到當年的教室聆聽老師的教誨。在多位老師當中,出現了最年長的——77歲,紅光滿面,目光炯炯有神的老師,開始了他的發言,這位老師精神矍鑠,聲音洪亮,抑揚頓挫的講話,仍然像當年課堂上那樣朝氣蓬勃,富有激情。在場的老師和同們學聚精會神聽他講話之際,這位老師忽然告知我們,他保存着我們班當年小教室課堂的學生座次表,那是他在剛開始給我們教課的時候為了認識我們用的,座談會譁然了,就在我們譁然和睜大眼睛驚愕的時候,這位老師竟然又説他能把我班1980年的座次表給背下來,而且要開始點名。

霎那間座談會的空氣變得凝固了,同學們屏住呼吸期待這個不同尋常的點名。這位老師果然按照40年前我們班的座次把每一個同學的名字一一點了出來,在場同學用響亮的“到”和感動的婆娑淚眼,真情回敬着這位77歲老師的呼喚。

他,就是我們1980年進校第一個學期的高等數學老師——鄭光華老師。他憑記憶按照40年前座次點了他在40年前教過的32個同學的名字。

隨着鄭老師的點名,同學們拾起來40年前的回憶的碎片。那一年,1980年秋天,帶着嚮往和渴望,我們開始了第一學期的大學課程,對於理工科的學生來講,最感到神祕的莫過於第一學期開課的高等數學了。微積分對我們剛畢業的高中生來講,帶有神祕感,高中的時候,數學老師、物理老師經常説起大學要學微積分,我們也不知道微積分是啥,只是在被勵志的年代知曉了數學家陳景潤、張廣厚等數學大咖把基米多維奇數學分析習題集中的四千多道題做完的感人故事。對高數充滿渴望和神奇感的同時,大家都不由自主地猜測和想象,我們的微積分啓蒙老師會是怎樣的一個人。

全班32位同學,提前半小時就進入了教室,盼望着數學老師的出現,近乎於見證奇蹟的時刻。他是急匆匆,不,是步履快速穩健,腰板挺得倍兒直,手裏拎着一個80年代流行的黑色人造革的手提包,那時候的老師幾乎每個人都有一個這種包,成為一種時尚。他徑直走上了我們的教室的講台,在跟我們説“同學們好”的同時,我們注意到了他紅光滿面,炯炯有神的眼睛,透露出數學老師那種固有的自信的光芒。他告訴我們他叫鄭光華,是我們的高數老師。

鄭老師講課慷慨激昂,勢如劈竹,把我們領進了極限、微分,然後是積分的世界。那時候全神貫注聽他講課的時候,我心裏又忐忑不安,他講到微分、積分的題目需要代數式和三角函數等化簡的時候,告訴我們:“我有理由相信這些你們在高中都學過而且會做”,驚詫的我不得不在晚自習的時候,去忙着温習一下高中三角函數的基本公式,生怕第二天課堂被提問的時候出醜。

後來才知道,當時鄭老師緊張的一點都不亞於我們。1978年,他從一位中學數學老師被調入山東化工學院,當了兩年助教後,1980年才正式成為大學主講老師,而講課的對象就是我們——儀表801班,給儀表801班上課是鄭老師教學生涯中一個重要的里程碑。他接到這個教學任務的時候,把教我們班當作了他人生道路中大學老師職業生涯的一場博弈,他下了決心——只能贏,不能輸!

鄭老師成功了,第一學期期末,全校數學統考,儀表801班取得了優異的成績,90分以上的就佔了一大半。2020年,也就是在40年之後的這次金秋時節的聚會上,鄭老師告訴我們,當時具體的分數是這樣分佈的(當鄭老師公佈分數時,座談會上全體師生又被驚呆):全班總共32人,90分以上18人,80分至89分9人,70分至79分5人,沒有不及格的,連60多分都沒有,而70到79分的這5名學生的最低分數都到了77分,也就是説,這5名同學離80分也僅僅是一步之遙。

鄭老師贏了,贏得了他人生的一次奮鬥。鄭老師,您教會了我們微積分,我們幫你贏了一個理想。後來的您,成為了一名優秀的數學教授!

這份驕人的成績單,40年後的今天,鄭老師仍然保存着。

“這份成績單見證了我們儀表801班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班級,這是你們的光榮,也使得我這個剛剛登上高校講台的新手打響了第一炮,為我今後能成為一名合格的大學老師增添了極大的信心。今天,藉此機會,請讓我動情地向大家地説一聲,謝謝你們!”這是一份40年之後,來自於老師的感謝。

從進入大學到現在40年了,我們每個同學都各自踏上人生的旅途,奮鬥過、成功過、失敗過,經歷了人生的跌宕起伏,40年之後我們被他的感人故事再次感染,內心情不自禁地湧現出“再拼搏一次”的衝動。

聚會結束一個半月了,回到家裏和公司,不免和同事、朋友、妻兒談起這次2020年的不尋常的聚會和經歷的心靈的震撼。這種震撼激起了我把這個故事寫出來的衝動,以期作為自己繼續向前走的精神的源泉和動力,從而在分享這個故事的同時能讓後來人對人生,對生活有所啓迪。

更為重要的,我想寫一段文字,這段文字能成為同學和老師的情誼和記憶的紐帶,成為老師園丁精神的散播的媒介,成為我們對鄭老師的發自心底的感謝,感謝您的熱情,感謝您的言傳身教,感謝您在40年之後對晚輩的再次勵志,感謝您讓我們記起了我們當年的同桌的他和她。

60歲那年,鄭老師帶着崇高的榮譽感和自豪感光榮退休,退休的他不想閒着,而且由於他的優秀的教學經驗,又被返聘為成人教育學院的數學老師,繼續從教了12年,72歲的時候,他放下了從22歲起就拿起的教鞭,圓滿“掛鞭”。

鄭老師給自己的微信起的名字叫“園丁”,看到這個名字,我既敬仰又不感到意外,他把自己看作是的育人育才的園丁,他為他大半生澆灌的“冬菜”而無比自豪。我網上查了“園丁”的最早出處,陸游的《秋晚村舍雜詠》躍然而出:

村巷翳桑麻,蕭然野老家。

園丁種冬菜,鄰女賣秋茶。

啄木矜奇服,牽牛蔓碧花。

一樽雖草草,笑語且喧譁.。

陸游的這首詩,勾勒出一副田園裏一位孜孜不倦園丁辛勤勞作的畫面,更反映出像鄭老師這樣的園丁的精神和偉大,以及把一生都獻給了教育事業的那種無比的自豪感,平凡的那一“樽”教師的崗位,迸發出了平凡人生的笑語和喧譁。

祝母校老師們工作愉快,健康長壽,笑語喧譁!

(作者系我校1980級化工儀表及自動化專業校友。畢業後先後在國企、外企和民企工作。現任佛山維盛新材料有限公司總經理。)

——原載《青島科技大學報》897期第四版

 

上一條:蔡鳴雁:默默耕耘 靜待花開

下一條:王明澤:念念不忘 必有迴響

【增益集運】

0
其他新聞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科大要聞
綜合新聞
焦點圖志

友情鏈接

嶗山校區 - 山東省青島市松嶺路99號   四方校區 - 山東省青島市鄭州路53號   中德國際合作區(中德校區) - 山東省青島市西海岸新區團結路3698號 高密校區 - 山東省高密市杏壇西街1號   濟南校區 - 山東省濟南市文化東路80號

©2015 青島科技大學    管理員郵箱:master@qust.edu.cn

魯ICP備05001948號-1   魯公網安備 37021202000007號   青島市互聯網違法信息舉報中心